1. <form id='NRBv2u'></form>
        <bdo id='NRBv2u'><sup id='NRBv2u'><div id='NRBv2u'><bdo id='NRBv2u'></bdo></div></sup></bdo>

          • 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吧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正文

            盗墓鬼故事:地笼

            时间:2017/6/11栏目:恐怖鬼故事

              盗墓鬼故事:地笼

              太子  鬼大爷

              无路可走

              "小越,我有预感,这次下地的事情绝对不简单,九叔向来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人,这次二话不说告诉我们这个墓,定然有蹊跷。为了防备不测,你就留在上面照应我们吧。"此番下地必然凶险,孙成只是不想让孙家一脉全部葬送在这个墓中。

              弟弟孙越犹豫了一会儿,最后答应下来,"大哥,把这个戴上。"说着,将自己一直戴着的铜质小像盒套在大哥孙成的脖子上,"万事当心!"

              靠在青石板上休息的间隙时,孙成又回想起临下地的场景,打开小像盒后,看到兄弟二人带着灿烂笑容的合照,就觉得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难倒自己。

              "好了,别看了。"张大宝拿着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早点找到出口,我们就能早点见到小越了。"

              他们两人已经下来三个小时了,却还是没有找到任何通道,整个墓室就像是一个牢笼,没有任何出入口。而且就在他们刚刚钻出盗洞来到这个墓室时,一转身竟然发现盗洞平白无故地消失了,整个墙壁变成了一块完整的青石板,仿佛那个地方就没有出现过盗洞。起先他们还不相信这个事实,但当他们听到工兵铲敲击墙壁发出的声音时,他们信了。

              然后他们两人又打着灯把整个墓室都转了一圈,发现除了中央的石棺之外,整个墓室空无一物,更令人不解的是,石棺中竟然也是空的。

              听到张大宝的话后,孙成将小像盒放入怀中,颓然地环顾了四周一下,觉得并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当做突破口。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墓室中突然安静下来,压抑的氛围在空气中膨胀。

              "唉!要是那个石棺是电梯就好了!"张大宝受不住了,随口说了句话想要缓解这压抑的气氛,"那样我们就不会被困在这里了。"

              孙成本来无精打采地耷拉着头看着地面,听到张大宝的话,突然抬起头来,两眼放光地看着张大宝,"你刚刚说什么?"

              张大宝被孙成这一奇怪的举动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支支吾吾地说,"我说电梯啊。"

              "对!"孙成激动地抱了张大宝一下,"就是电梯!"

              看到张大宝一脸茫然的表情,孙成笑着走到石棺旁,蹲下身子摸了摸石棺底部和地面接触得部分。果然,在石棺和地面接触处,有一道小指粗的缝隙,用手指捅下去根本捅不到底。

              孙成起身给张大宝解释说:"这就能解释为什么这里是个封闭的了。这里只是个中转站,并不是主墓室,石棺就是移动工具,能把我们带往真正的墓室!"

              "可是这个石棺外面光溜溜的,什么都没有啊,怎么启动?"张大宝指着石棺说。

              孙成斜睨了他一眼,笑着说,"你见过哪个电梯开关是在外面的?"孙成原意是准备嘲笑下张大宝,说完后突然想到电梯里面外面都有开关。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也趁着张大宝还没反应过来,孙成立刻打开石棺,翻身躺在里面,左右摸了摸,果然在石棺的右手边摸到了一个按钮。

              看到孙成躺进石棺后,张大宝也紧随其后进入石棺。石棺内部空间很小,两个大男人在里面显得特别拥挤,孙成借着自己瘦小,爬到上面,顺手把棺盖盖上后,才按下按钮。

              "嗖"的一声,石棺从墓室中迅速掉落下去了,只留下一个刚好石棺大小的深不见底的通道。

              吸血树墩

              两人在石棺中,由于突如其来的重力抱在了一起。石棺停了,孙成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推开棺盖跑了出来,跟一个大男人抱在一起真的是挺尴尬的。

              棺盖打开的时候,上面一层大小不一的碎石子顺着棺盖滑到了地上。孙成不禁暗自庆幸,还好他随手将棺盖给盖上了,不然那些尖锐的碎石子就能在下落的过程中把他们两个扎成马蜂窝。

              石棺停在了一个大树墩上,树墩上铺满了几层树枝,所以两人并没有感觉到反弹力。孙成抬头看了看,发现石棺是从头顶上直接掉落下来的。这个装置虽然看似简陋,但是却蕴含了古人的许多智慧。

              向远处走了走,张大宝看着孙成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张大宝不明所以,跟在他后面走了过来,然后也像孙成一样,张大嘴巴,一脸惊讶的样子。

              走远后,两人发现这样的装置在这个墓中每隔十米就有一个,因为每隔十米就有一个大树墩,一眼望不到头,不知道最终延伸到了哪里。绝大多数树墩都是空的,除了他们的这一个石棺外,还有一个树墩上停放着一口石棺。

              这样看来,这个地方更像是一个单向车站,负责接收来到这里的人们。地面是一个巨大的广场,摆满了大小不一大树墩,头顶上是每一个大树墩对应的通道,无数的黑洞一个接一个靠得很近,就像一个巨大的蜂巢,看得两人心中发憷。

              两人刚准备寻找接下来的通道时,四周响起一阵窸窣声,紧接着原本在他们前方的树墩开始动了起来,巨大的树墩带着不可一世的气势向两人冲了过来。两人加快速度跑动起来,才堪堪躲过了树墩的冲击。

              然而,刚刚那个树墩只是个号令员,伴随着巨大的声响,其余的树墩也开始移动起来,一个接着一个从不同的方向袭来。两人避无可避,被树墩冲散开来。

              树墩的外壁并不光滑,反而生出很多粗细不一的刺,稍一不注意,两人的皮肤就会被划破。起先,他们体力充足,应对树墩的移动攻击还能保证不受伤害,但随着体力的渐渐不足,两人完全招架不住,全身上下都挂上了彩。

              说来也奇怪,每当他们的血沾染到树墩时,树墩就会停在原地,一动也不动,而且沾上的血越多,树墩停得时间越长。

              "是吸血树!平常都是假死状态,只有遇到活物才会苏醒,而且这东西嗜血,不过吸收速度慢,吸收的时候才会停止行动。"孙成喊道,"看样子,我们要被吸干在这里!"

              张大宝这时也有了发现,"刚刚我在那边看到一条向下的通道,刚一看见就被树墩逼了回来,虽然不知道通向哪里,但那是唯一的出路了。不过那条通道离我们这边有点远……"

              孙成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眼前的树墩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他堵死在其中。就在他快要放弃时,有两个树墩突然停了下来,中间正好空出一条通道让他可以通过。

              孙成见状立刻从通道处冲了出去。

              逃之夭夭

              刚冲出通道的孙成,迎面就撞上了站在那的张大宝。

              张大宝双手沾满了血,看到这一幕,孙成立刻明白了是张大宝用血让树墩停止移动,才给他留出一条通道的。

              没一会儿,刚刚停下来的树墩又开始移动了,继续向他们冲来。

              "我给你开道,让你到那条通道去。"张大宝言简意赅,没等孙成回答,拿出匕首划开了自己左手手腕。

              孙成一看就急了,"你不要命了啊!"说着,就要冲过去阻止张大宝。

              张大宝没理会他,兀自地将手搭在一个树墩上,任凭鲜血流到树墩上。树墩沾上血后停了下来。"快跑啊!我一个人死了无牵无挂,你还有小越啊!出去了记得替我向小越问好。"说后面的话时,张大宝是笑着的。

              眼看事不可逆,孙成也不再纠缠,撒开步子就向通道那边跑去。

              一路上,张大宝用血停下一个个树墩后,孙成立刻顺着树墩跑过去。通道就在眼前,但此时的张大宝已经由于失血过多脸色苍白脚步不稳了。

              "兄弟,只能送你到这了。"张大宝苦笑着说出最后一句话,说完后就像一个断了提线的木偶般倒在了地上。

              孙成强忍着眼泪,不顾一切地向通道冲去,全然不顾身体又多了好多处伤口。我的兄弟为我而死!我活着他才死得有价值!

              最终,孙成满身带血地到达了通道口。他跑来的路上的树墩因为都沾染上了他的血,正好停下来形成一条通道,通道尽头就是躺在地上的张大宝。此刻孙成再次回头看去,张大宝四周的树墩都停止了下来,而他的身体也像是瘪了的气球那样皱巴巴的。

              慢慢地,有些树墩消化完了他的血,开始移动起来,彻底阻挡了孙成的视线。孙成回过头来,朝着那个深不见底的通道,毅然跳了下去。

              孙成是在一个水池子中醒过来的,刚睁开眼就看见正上方有条通道。孙成生怕水池是和树墩一样地成堆出现的,立刻游到水池边,爬上去查看附近的地形。

              这里是一个墓室,除了孙成掉落的水池外,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水池在旁边,并且两个水池的水位都是一样高的。墓室呈长条形,以水池为起点,依次摆放着土陶品,青铜剑,木匣子。每一种物品都是成双成对地出现的,连墓室尽头的甬道也是,两条甬道口外形一模一样,不知道通向何处。

              身上湿漉漉的,给孙成的行动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反正墓室没人,孙成将衣服脱下拧干后,才再次穿上去。

              这个墓室没有大的收获,一切收拾妥当后,孙成凭着感觉走进了右边的甬道,甬道不长,连接着另一个墓室。墓室很小,只放置一口蓝色的水晶棺后就没有很大的空间了。

              蓝色的水晶棺散发着阵阵寒气,孙成只是看了一眼,身子就禁不住颤抖了一下。

              孙成心中突然想到一种可能,当即抽身离开这边的墓室,走进了另一条甬道中。

              果然,甬道都是一样的,最后也进入了一间很小的墓室中,墓室中也只有一口棺。

              只是有一点不一样,这边墓室中央摆放着一口红楠木棺,站在门口孙成都能感受到如火焰般灼人的气息。

              有来无回

              刚开始孙成还联想到冰火两重天的风水,但想到外面墓室中摆放的各种东西,孙成立刻断定这是五行大阵,要是自己刚刚一不小心将那个棺打开了,估计现在已经被坍塌的墓顶砸得不成人样了。

              外面墓室中摆放的只有金、木、水、土四种属性,所以能打开的只有面前的这口红楠木的火棺。若是打开的是水晶的水棺,那大阵开启,整个墓室都会倒塌的。

              心中暗自庆幸,孙成走进那口红楠木棺,二话不说将它给打开了。棺盖打开的一刹那,墓主起尸了,倏地从棺中坐了起来,抽出青铜宝剑就向他劈来。

              墓主穿着盔甲。暗灰色的盔甲将墓主的全身都裹得严严实实的,就连眼睛都挡了起来。盔甲胸前有一块红色的玉石,在灰暗的盔甲映衬下格外吸引人的目光。

              孙成没有武器,看到墓主劈来的剑,只好就势一个翻滚躲开来,然后就从墓室冲了出去。墓主虽然全副武装,但速度却丝毫不落孙成,挥舞着青铜剑紧随其后。

              孙成无法还击,只好拉着墓主兜圈子,跑到木匣子旁边时,顺手抱起木匣子就向墓主砸去。木匣子直直地向后砸去,墓主手臂轻轻一挡,就将木匣子甩到了一边。

              这时,奔跑中的孙成发现墓主每次发力的时候,胸前的红玉石都会亮一下。为了印证这个理论,孙成又故意靠近墓主实验了几次,结果与他预料的一样。

              这个墓主不是个粽子!孙成心头突然涌现出了这一念头,既然不是粽子,那很有可能就是个机关人,会有一个能量源!想到这,孙成立刻转身带着墓主向水池方向跑去,他想要将墓主带入水池中。

              孙成在前,顺着水池璧故作吃力地攀爬着,墓主见状立刻像孙成预料地那般纵身一跃向他撞去。孙成立刻翻身趴在水池璧上,在墓主从他上方飞过时,伸手将墓主胸前的红玉石掰了下来。

              红玉石离开墓主的身体后,墓主掉入水中就没有任何动作了。看样子,墓主真的只是个机器,而不是一个粽子,手中的红玉石就是他的能量来源。

              大战结束后,孙成端详着手中的红玉石,发现这哪是什么玉石啊,更像是一块琥珀,因为玉石中有一只小型蜥蜴。仔细看看更像是古代的龙,看样子这就是道上流传的琥珀红玉了。没想到这次下地竟然有此收获。

              眼看大局落定,孙成翻身从水池上下来,掏出工兵铲准备打盗洞出去。

              "叮"工兵铲铲在墙壁上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孙成以为这是巧合,又换了几个地方尝试了下,发现无论是墙壁还是地板,工兵铲都铲不开。

              多次尝试无果后,冷汗已经浸湿了他的后背。摸到了宝贝却带不出去的例子有很多,以前听到的时候孙成总是笑着说那些人真傻,但这次真的发生在他身上,他才开始着急了。这完全就是个地笼,用你感兴趣的东西将你引诱进来,却没有出口让你可以出去。

              就在这时,有一件东西掉进了水池中,"咚"的一声在这墓室中回荡。

              黄雀在后

              孙成循着声音走了过去,发现是从上方丢下来的一条绳子。想到可能是孙越下来帮助他的,他拉了拉绳子,来确认是不是孙越。

              果然像他们说好的那般,绳子被提了三下。孙成放下了戒备,抓着绳子爬了上去。

              上来后,孙成发现所有的树墩都停止移动了,孙成刚准备寻找孙越的身影时,一把枪突然顶在了他的后背,然后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把琥珀红玉交出来。"是九叔的声音。

              孙成举起双手转过身,就看到九叔那阴翳的脸上此时正带着一道阴险的笑容,"我还真是没有看走眼啊,你们果然能替我拿到这价值连城的琥珀红玉。"

              孙成并不在乎九叔说了什么,转过身来后,目光就聚焦在被绑在一旁的弟弟孙越身上了。孙成开口说道:"放我弟弟走,我把琥珀红玉给你。"

              "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九叔说着,突然对着孙成的腿开了一枪。

              孙成腿部中枪,一下子跪倒在地。与此同时,目睹了这一场景的孙越大喊道:"哥!"叫声撕心裂肺,听者不觉为之心痛。

              "好一段兄弟情深的戏码,"九叔戏谑地说着,"要不要我留点时间给你们接着演啊?"说完,便放声大笑起来。

              "快点!把琥珀红玉给我!"九叔继续逼迫着孙成。然而孙成对此并不买账,双眼圆睁瞪着九叔。

              九叔苦笑一声,扣下了扳机,一颗子弹直直地打在了孙成的胸口,孙成立刻口吐鲜血,瘫倒在地。

              "哥!"孙越再次大喊。"老不死的!有本事你开枪打死我。"

              九叔转身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用枪指着孙越说道:"急什么,等我拿到琥珀红玉,你和你哥就能见面了。"

              说完,九叔就走到孙成身边,弯腰准备从他身上摸出琥珀红玉。就在这时,孙成突然醒来,伸手拉住九叔伸来的布满皱纹的手,然后使劲一拉。

              突如其来的拉力,让九叔身体失去重力,一头栽进了孙成身后的深渊中。

              九叔掉下去后,孙成立刻将原来的那根绳子点燃后扔了下去,为的就是不给九叔留活路。

              尾声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到自己的哥哥死而复生,孙越激动不已。

              等到孙成解开孙越身上的绳子后,孙越发问道:"哥,刚刚那颗,子弹,你不是已经死了吗?"因为过于激动,孙越说话都有些没有逻辑了。

              看到孙越脸上激动的神情,孙成瘸着腿走到他身边,一把将他揽在怀里,"是啊,差一点就真的死了,这次多亏了这个啊。"说着,孙成从脖子上抽出那个小像盒,一颗子弹直直地钉在上面,"可惜照片看不清了。"

              孙越憨厚地笑着,"照片没了,可以再照啊,你要是没了,就真的没了。"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本文标题:盗墓鬼故事:地笼
            链接地址:/gushi/3542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