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NRBv2u'></form>
        <bdo id='NRBv2u'><sup id='NRBv2u'><div id='NRBv2u'><bdo id='NRBv2u'></bdo></div></sup></bdo>

          • 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吧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短篇鬼故事:叫赤的女孩

            时间:2015/11/4栏目:短篇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叫赤的女孩

              作者: 延安

              第一次见到那个女孩,是在G省S镇的中心公园里面。

              说实话,已经金盆洗手的我本不该关注她,但由于她的举动实在是太诡异了,所以从她出现的那一刻起,我的目光就没有从她身上移开过。

              当时正好是十月,阴云密布的S镇接连下了好几天的雨,再加上G省海拔较高的缘故,所以那天格外的冷。

              我裹着一件卡其色的风衣坐在公园的藤椅上,因为无聊而四处张望,发现喷水池边站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穿着当地深山住民的传统服饰,头发没扎,任由它们披散在背上,没穿鞋的双脚踮起,身子往前倾,脑袋伸入池中,似乎在喷水池里面寻找某个东西。

              那个喷水池早已废弃,里面没有任何东西,她究竟在看什么?这让我很好奇。除此之外,令我感到奇怪的还有她的穿着。像我这样一个大男人都扛不住冷穿了三件衣服,她一个看起来不到五岁的小女孩居然只穿了件短袖。我不知道她的父母是怎么想的,给孩子穿这么少竟然不担心孩子感冒。

              突然,女孩变得有些激动,用手撑着身体跃上池壁翻了进去,隔了一会儿又翻出来,我特意看了看她的手,什么东西都没拿。

              后面发生的事情更奇怪了,她空空的双手手掌相对,保持一定的距离,十指微张蜷曲,像是握着什么东西,她弯下腰,让脚正好从双手的空隙钻进去——那分明就是穿鞋的动作!可是她手里明明就只有空气!!

              女孩的一系列行为令我目瞪口呆,但我从头到尾都没有上前去询问她的想法。穿好"鞋"之后,女孩开心地走了,我仍坐在藤椅上,在那一刻的我更像是空气。

              隔天我便回到龙舌山市,生活一层不变,没有任何怪异的事发生。

              直到三月份的某天,我在人流量极大的地铁站又遇到了那个女孩。

              这一次小女孩换了件衣服,一件有些年头的粉色棉袄,她的小脸被冷风刮得都快裂开了,就那样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目光扫视着涌动的人群,似乎在找人。

              女孩的眼神没有一丝神采,同上次一样眼睛略微有些充血,脸色不太好,像生了病一样。当我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一秒,她的眼睛闪了一下,然后便死死地盯住我。我有种感觉,她找的人就是我。

              虽然我并不知道原因。

              我走上前,蹲下身子和她拉近距离,问她叫什么名字。

              "我叫赤。"

              出乎我的意料,女孩没有一点犹豫就回答了。

              "哪个‘赤’?是‘翅膀’的‘翅’,还是‘赤橙黄绿青蓝紫’的‘赤’?"

              本来我想问是不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赤",但考虑到小女孩可能听不懂,就换了一个说法。

              "‘赤橙黄绿青蓝紫’的‘赤’。"

              这回她思考了片刻才回答。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呀?你的妈妈呢?"

              我轻轻地抚摸小女孩的头发,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亲切一些。

              她没有做出回答,只是直勾勾地看着我的眼睛。

              我换种搭话方式,手伸进兜里,那里有一颗我出于之前的职业病而随身携带的棒棒糖。拿出棒棒糖在小女孩眼前摇了摇,我温柔地笑了:"叔叔给你糖吃,你告诉叔叔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好不好?"

              女孩没有接,盯着我的大眼睛狡黠地眨了一下,下一秒,她又露出孩童才有的单纯笑容:

              "叔叔,我怕有禁药,你先吃给我看吧。"

              虽然讲出来有些难为情,但我曾是个人贩子这事儿却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不过我只拐卖儿童,从来不拐卖妇女。儿童比妇女的价格高得多,因为大人会逃跑,小孩就好处理得多,而且被拐卖的妇女都是卖进穷山沟里给娶不了媳妇的乡野汉子当老婆,他们给不了几个钱。但儿童就不一样了,他们的年龄和价格成反比,来钱容易得多。婴儿的价钱是最好的,那些生不出孩子却想要孩子的夫妻最想要的就是婴儿,因为养他们没那么麻烦,不用一个劲地向孩子解释有关孩子原来父母的问题。有时也会有专业行乞者向我们购买儿童,一旦落入他们手里,孩子们的日子就会很难过了。大多数孩子会被打断手脚,因为状况越惨越能乞讨到更多的钱,被买去的孩子必须要到足够多的钱才行,商人从不做亏本的买卖。

              我曾经卖过一个小孩给专业行乞者,他直接把那孩子弄成下身瘫痪,扔到大城市的街边,让她终日躺在那里,向来往的行人举起铁碗乞讨。后来那个女孩被一辆卡车轧死了,我也再没有卖过小孩给假乞丐。从我的内心来讲,我希望被我拐卖的小孩都能被善良的夫妇买走,我希望他们能过得幸福,这样我的罪孽能减轻一些。也许真的是老天爷照顾我,本该断子绝孙不得好死的我结婚后有了个今年五岁的儿子,在金盆洗手后开了个网店,当了个小老板,日子过得还算充裕。

              我的生活平淡而幸福,直到再次遇到那个叫赤的女孩。

              仓皇回到家后,我发现我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

              明明那个棒棒糖没有任何问题,但我还是有种怀揣赃物的小偷被主人逮着的恐慌感。被小女孩识破后我直接跑回了家,连最开始出门去发货的目的都给忘得一干二净。

              电脑传来提示音,有买家发来消息。

              "您好,请问这种娃娃还有卖的吗?"

              一个名叫赫赫的买家问我。

              想起那个女孩的名字,再看看这个"赫赫",我好不容易风干的后背又开始冒冷汗了。

              "您好,这种娃娃还有很多,您喜欢可以拍下。"

              我开的网店是卖娃娃的,各式各样来自全球各地的娃娃,价格也有高有低。他现在问的这种是我店里最贵的一款。

              "有些什么颜色?"赫赫问。

              "我们这里有很多种颜色哟,有……"

              "赤橙黄绿青蓝紫?"

              赤橙黄绿青蓝紫?为何会说这句话?

              我再次陷入恐慌中,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的手指止不住颤抖起来。

              "是……是的。"

              "那好,我要一个赤色的。我现在拍下,你尽快给我发货吧。"

              接着他的头像便变成灰色,紧接着系统提示买家已经拍下并付款。我做个深呼吸,告诉自己一切只是巧合而已,但看到赫赫填写的收货地址,我的眉毛立刻拧在一起。

              G省L县S镇百花路27号。

              "爸爸,你在看什么?"

              身后突然传出儿子的声音。

              "伟伟!你怎么回来啦?"

              我被吓了一跳,声音都有些发抖。

              "爸爸你真过分!"伟伟嘟起小嘴,"明明说好了要来幼儿园接我的,你居然不来!"

              拍拍脑袋,我这才想起还有这事儿:"抱歉呀伟伟,爸爸今天一忙起来就忘了。下次,下次爸爸一定会准时到幼儿园接你!你这次就原谅爸爸吧。来,快给爸爸说说,你今天有什么有趣的事和爸爸分享呢?"

              伟伟虽然仍旧嘟着小嘴,但还是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纸递给我:"今天在幼儿园里面还和平时一样,不过我回来的时候在小区门口遇到一个小女孩,这是她给我的,我还从来没有去过这个地方呢。"

              我接过来一看,那是一张旅游宣传单,宣传的地点竟然就是G省S镇。在宣传单的右下角,是S镇的中心公园,在看到图片下面的地址后,我的心脏漏跳了半拍。

              G省L县S镇百花路27号。

              赫赫的收货地址,就是我第一次见到赤的地方。

              什么人,会把收货地址选择在一个人烟稀少的破败公园里?或者说,什么人,会住在那里面?

              就在我认为这是个恶作剧的时候,系统显示买家确认收货了。

              可能真的有人就住在公园边上,或者是买了东西不好意思让别人知道,故意把收货地点选在一个偏僻的地方。我安慰自己,让自己不再想这件事。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确认收货的当天晚上,赫赫要求退货。

              "怎么搞的?你怎么给我发错颜色了!"

              赫赫在对话窗里质问我。

              "没有呀亲,我发货之前仔细检查了的,没有发错颜色呀。"

              "我明明说要的是赤色!你给我发的什么颜色?"

              "就是赤色呀。"

              "你发的根本就不是赤色!你发的是红色!"

              手指停在半空,我有种被戏弄的感觉。

              "亲,赤色就是红色呀。"

              开了几年的网店,我变得格外有耐心,在这个时候都能心平气和地回复对方。

              等了很久,赫赫都没有回应。

              就在我认为对方自知理亏而不纠缠我的时候,对话框亮了一下。

              "我要换货。明天我把娃娃给你寄回去,你收到后给我寄一个黑色的过来。"

              之后赫赫便下线了,根本不给我任何说话的机会。

              他口中的赤色,竟然是黑色?

              这个赫赫,到底是什么人?

              几天后,在去接儿子的路上,我再次遇到了赤。她依旧穿着那件粉色的棉袄,伫立在路口边上,望着眼前的车水马龙。

              四月的龙舌山市已经不适合穿棉袄了,我再一次思考她的父母到底有多么不合格。

              "你好呀,赤。"

              我走上前和她打招呼,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呀?你的爸爸妈妈呢?"

              赤没有回答我,她仍然望着前方。

              "那个,你不热吗?今天有二十多度哟。"我摸了摸她的棉袄,挺厚的。

              让我失望的是,赤还是没有回答我。我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那里有一对母子。母亲在给小婴儿擦脸,小婴儿开心地挥舞着小手。她是在想妈妈吗?她的妈妈现在在哪里呢?

              "你知道我的小棉袄去哪儿了吗?"

              赤突然转过头来问我。

              "你身上穿着的难道不是吗?"我指了指那件粉色的棉袄。

              赤摇摇头:"不,不是这件,颜色不对。"

              "颜色不对?"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你说的那件小棉袄,该不会是赤色的吧?"

              "不。"

              赤浅浅地笑了,两个眼睛弯成月牙,

              "正好相反,它是白色的。"

              我心头一惊,两腿不自觉地发起抖来。

              "叔叔,你帮我找找吧。"

              赤靠近我,小手拽住我的衣角。

              她的十指呈现乌青状。那不是冻出来的。

              莫名的恐惧让我双腿恢复力气,我咽了口唾沫,一把扯开赤的手,朝相反方向撒腿跑去。不知跑了多久,我实在没有力气才停下来,发现自己都快跑出龙舌山市了。

              掏出手机看时间,我这才想起伟伟还在幼儿园。等我坐车来到幼儿园,小朋友们全都走光了,老师告诉我,伟伟已经回家了。

              "他一个人吗?"我问老师。

              "不,有个小女孩和他一起的……"

              听到有个小女孩和伟伟在一起,我立马就转身疾跑回家。妻子在儿子出生后不久离开人世,如今我在世上的亲人就只有伟伟了,我不想他受到丁点儿伤害。

              气喘吁吁跑回家,正好看到坐在门口抱着一个盒子的伟伟。

              太好了,感谢老天爷,伟伟没事。

              "爸爸,你又食言了。"伟伟委屈地说,两只眼睛红红的,应该刚刚才哭过。

              "对不起,爸爸,爸爸真的很对不起你。"我一把把毫发无损的伟伟抱进怀里,"爸爸今天遇到点事,实在是抱歉呀。"

              伟伟说没事,拍拍我的肩,反倒安慰起我来了。

              "那个小女孩呢?老师不是说有个小女孩陪你回来的吗?"我问伟伟。

              "她已经回家了。"伟伟不明白我为何如此紧张,"莉莉的家和我在一个小区,我们两个一起回来的。"

              听到和伟伟回家的是莉莉我便松了口气。注意到伟伟手里的箱子,我问他这是什么东西。

              "快递叔叔送来的,说是给爸爸的。"

              我拿过来一看,是赫赫寄来的。我有些顾虑,但还是打开了。

              看到箱子里装着的东西,伟伟立刻尖叫一声,我即便已有心理准备,仍不自觉向后退了一步。

              那里面装着我寄给赫赫的娃娃,只是,娃娃的两只眼睛都被挖出来,只剩两个黑漆漆的空洞,正怔怔地盯着我……

              赫赫的头像再也没有亮过,不管我发什么消息过去,他都完全不回复。

              原本我可以当这事从来没发生过,但我却做不到,总觉得发生的事瘆得慌,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对于颜色的认知有问题,就连在开车的时候看到红绿灯我都要思考一会儿。变得不顺畅的不只是我的生活,我的网店生意也变得越来越不好,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没有接到一个订单,只能坐吃老本。在伟伟找我要兴趣班培训费时,我甚至都有过重操旧业的念头。

              不过那也只是想想而已,以前的缺德事儿我现在是再也不敢做了,尤其是在遇到赤之后,我总觉得,报应来了。

              两个月后,我终于听到久违的买家发消息提示音。

              "您好,请问这个娃娃有现货吗?"

              这个买家的昵称是"嘿嘿".

              之前是"赫赫",现在又来个"嘿嘿",真是什么怪事都让我碰上了。

              "有的,亲需要的话我们可以立拍立发。"

              终究是一门生意,我绝对不会放过。

              "那,有些什么颜色。"

              又是这个问题!

              我的头皮有些发麻,打字的速度也慢下来。

              "颜色有很多,网页上能拍的颜色我们都有现货哟。"

              "这样呀,我要一个红色的。"

              红色?

              像是引爆了一颗炸弹,我的全身忍不住燥热起来。

              "红色?亲确定?"

              "确定呀。怎么啦?没有这个颜色了?"

              "不不不,有的,这个颜色我们有的,只是为了确认一下而已,您要的,是赤色?"

              "就是红色嘛,说什么赤色,搞笑,就是红色,红色红色!"

              看来嘿嘿已经有点不耐烦了,为了抓住这桩生意,我立马道歉,请求对方原谅,不要因此而放弃交易。

              "我现在就付款,只是我要得急,你今天之内就给我发货,否则我就要求退款。记住,必须今天之内发货!"

              赶紧答应嘿嘿的要求,待对方付完款确定地址后,我开始给快递打电话。

              还好,嘿嘿的地址很正常,那是位于东北的一个小县城。

              一直合作的快递员没有接电话,在我连续打了七八个电话对方都没接之后,我尝试联系其他家的快递,但他们都像约好似的集体大罢工,(www.keralacam.com)通通不接电话,换了六个快递的电话后,终于有人接了。

              "不好意思啊,我们今天货物太多,没法上门取件,你要是着急寄的话,就自己送过来吧,六点之后我们就关门啦,你可得快点。"对方用一种没法商量的语气告诉我。

              眼下这是唯一的办法,我只能自己开车去快递商铺寄包裹。出门时我看了一眼在客厅玩积木的伟伟,略微思考片刻,我做出人生中最错误的一个决定——把他带上。

              汽车在拥挤不堪的马路上行进着,我每往前走一百米就看一下时间,看到屏幕上显示五点四十的时候,我已经焦躁不堪了。

              "爸爸,今天路上好堵呀。"

              坐在副驾驶座的伟伟一边把玩着铅笔一边对我说。

              "是有点堵。伟伟,你把安全带系好,坐稳了,爸爸要超车了。"瞅着前面的两辆车中间有个间隙,我立马加大油门,"轰"的一声挤了进去。

              这一危险行为惹得两边的车主都很气愤,他们都狂按喇叭表示愤怒。

              伟伟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的注意力仍然在手中的铅笔上。

              前面的路通畅多了,我便无视交通规则恣意加速,不知不觉中我速度已经飙到八十码,到了前面一个急转弯处我都没有要减速的意思。

              "爸爸,看,前面有人!"

              伟伟突然喊道。

              真是讨厌,明明显示红灯的斑马线上还站着个小女孩,见车来了也没有要躲的意思。这种时候让我遇到,活见鬼!车子驶近,我看清女孩的脸,手脚立马不听使唤了。

              那竟然是赤!

              意识到该减速时我才发现速度竟不能立马降下来,刹车似乎失灵了,眼瞧着车离赤越来越近,我扶着方向盘的手不知该往哪儿放,连还有手刹这事儿都忘了,两只脚也忘了该踩离合还是该踩刹车,鬼使神差的,我把方向盘往左打一圈半,直接往边上的树撞了上去。

              剧烈的撞击后,我晕了过去。头疼得要炸裂,眩晕过去,我睁开眼睛,发现车头在冒白烟,自己卡在座位上。而身旁的伟伟,脑袋一动不动地耷拉着,上衣已被鲜血染透,哀鸣声听起来格外痛苦。

              鲜血不断从他的脸部留下,我颤抖着双手把他头抬起来,惊恐地大叫一声。伟伟的两只眼睛被铅笔戳进,鲜血就像井喷似的溢出。

              "来人呀!救命呀!救命呀!"

              我扯着嗓子哭号着,期盼着路人来救救我们。

              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很快就围成一个圈,警笛声在不远处传来,有人报了警。我抱着伟伟,眼泪止不住往下掉,视野被泪水浇得模糊。恍惚间我看到站在人群中的赤,穿着一件白色的棉袄,冲我甜甜地笑了,笑容纯洁而美好。然后,赤转身离开,被躁动的人群淹没。众人好像没有看到她,仍旧嘈杂旁观着,我万念俱灰,明白有些事终究躲不过。

              那便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赤。

              一个月后,我带着伟伟出院。我伤得不重,很快就能痊愈了。而我的儿子,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两眼失明,这辈子都只能与黑暗相伴了。

              【往事】

              2010年的12月,我来到G省L县S镇,在深山里拐走一个女婴。由于儿子伟伟发烧需要人照料,急于回家的我直接把女婴装进一个箱子里,慌乱中忘了给她留通气口,等我到达东三省才发现,被白色棉袄裹起来的女婴已经窒息死亡。

              所有人都无法想象,没有任何求生本能的女婴在死亡的最后阶段经历了怎样的痛苦,在氧气逐渐减少的窒息感中,陪伴她的,她两只眼睛所能看到的,只有绝望的黑暗。

              据说,在S镇大山的原住民语言中,赤,是黑的意思……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本文标题:短篇鬼故事:叫赤的女孩
            链接地址:/gushi/3180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