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NRBv2u'></form>
        <bdo id='NRBv2u'><sup id='NRBv2u'><div id='NRBv2u'><bdo id='NRBv2u'></bdo></div></sup></bdo>

          • 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吧 >> 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正文

            天价地羊

            时间:2013-11-9栏目:民间故事

              天价地羊
              
              作者/ 净 清
              
              一、贩地羊
              
              唐玄宗开元年间,安庆升起兵造反,唐将郭仪率部平乱。双方经过数月恶战,安庆升终因寡不敌众,败逃到邺城。邺城是安庆升起家的地方,这里城防坚固,死党众多,郭仪久攻不下邺城,便采用了困兽战术。
              
              半年后,邺城内粮食短缺,饿死的百姓不计其数。即便这样,安庆升不但不放百姓出城,还偷吃他们的尸体,郭仪不忍百姓继续遭此劫难,便下令退兵五十里,然后,允许小商小贩们自由来往邺城,目的是想给城里老百姓一条活路。安庆升不明白郭仪的意图,依然紧闭城门,不过,他也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做买卖的机会。
              
              这天,城外忽然来了个货郎,用推车推着一个大木笼,木笼里装了一二百只小动物。它们圆耳朵,尖嘴巴,胡须一翘一翘的,并不时用绿莹莹的小眼珠,贼头贼脑地四处张望。
              
              安庆升从来未见过这东西,就问货郎它们叫什么名字。
              
              货郎说它叫地羊,它的肉可以吃。
              
              安庆升一听说这东西能吃,眼睛都绿了,赶忙叫部下打开城门。
              
              副帅柴德喜见货郎身材剽悍威猛,急忙赶来制止,说,这人来历不明,不能随便放他进来。安庆升说,即便他是郭仪,进得城来,也是孤掌难鸣,怕他作甚?于是,这货郎便被放进了城。
              
              安庆升问他来自哪里,姓甚名谁。
              
              货郎说,他叫阿当罕,来自内蒙大草原。草原上盛产地羊,他是来卖地羊的。这时,柴德喜走过来,附在安庆升耳边轻声说,他总觉得这地羊有些古怪。安庆升想了想,突然拍着桌子问,是不是他想用这些地羊毒死他们?阿当罕说,这些地羊个个肥硕健壮,他愿亲自试吃。
              
              阿当罕急忙生火,然后给地羊剥皮剖肚,烧烤起来。不一会儿,浓浓的香味便飘荡在空中。阿当罕大块朵颐,惹得众人直流口水。
              
              几个时辰过去,阿当罕毫无中毒迹象,安庆升赶忙让阿当罕也给他烤来吃。安庆升吃完,抹抹嘴,点着头说:“不错不错,这玩意多少钱一只?”阿当罕说:“一文一只。”安庆升高兴地说:“好,我全部都买下……”
              
              “安庆升你个反贼——”随着叫喊声,一群衣衫褴褛的人,突然冲破把守,把他和阿当罕的地羊团团包围起来,其中一个年长的人指着他的鼻子说:“邺城饿殍遍地,你却还在这里喝酒吃肉,现在,我们已不堪忍受饥饿之苦,请你下令放我们出城,否则我们就和你拼了!”
              
              柴德喜见将军被围,命令士兵举枪护卫,老头则举着匕首抵住了安庆升的喉部。安庆升急忙喝令士兵停下,然后对这老头说:“你把匕首放下,我这就放你们出城。”
              
              老头要他打开城门,先放其他人出去。安庆升只好照办。老头见众百姓安全出了城,突然把匕首刺向了自己……
              
              柴德喜吓得赶忙跪下说,百姓抱着必死决心,卫兵们实在是拦不住啊!
              
              安庆升想了想,转身对目瞪口呆的阿当罕说:“你即刻返回草原去,然后能带多少地羊,就带多少地羊来,我全要!”
              
              阿当罕唯唯诺诺地出了城,可是,他去了一个多月也没见来。而接下来的日子里,守城的士兵也陆续有饿死的了,军心开始动摇,安庆升心急如焚。
              
              这天,他正在城楼上视察,突然看见一群人推着木轮车慢慢朝城墙靠近,安庆升赶忙吩咐士兵们搭弓备箭,对付攻城唐兵。
              
              二、优待证
              
              这伙人再靠近时,安庆升看见为首的是阿当罕。阿当罕边朝他挥手边喊:“将军,我来卖地羊来了!”
              
              安庆升急忙要放他们进城,但又被柴德喜拦住了,柴德喜说:“将军,你不觉得其中有诈?”安庆升是个非常自负的人,他说:“这几人五大三粗,一看就是头脑简单的下人,我怎么看他也不像郭仪的探子,即便是探子,我一城的官兵,还对付不了他这几个人?”
              
              柴德喜说,那万一他卖的地羊有问题呢?安庆升说,这些地羊个个活蹦乱跳的,怎么看也不像有问题。
              
              柴德喜见安庆升执迷不悟,退一步说:“不如这样,让阿当罕他们走街串巷去卖地羊,我派兵暗中监视他们,另一方面,百姓吃了地羊,如三日内没有中毒或者没其他不适反应,我们再吃。”
              
              安庆升想想说:“这样也好,我们还给百姓留下爱民形象。”
              
              就这样,阿当罕他们被放进了城内,安庆升为让他们走街串巷时,不被饥民欺负,他突发创意,给他们发了一张优待证。
              
              阿当罕把地羊以每只一文钱的价格出卖,几百只地羊很快就被卖光了。阿当罕突然觉得,他的地羊卖得太便宜了,于是,他随即把地羊价格提到了十文钱,就这样,来抢买地羊的人还是很多。
              
              三天过去,柴德喜向安庆升报告说,阿当罕确实在一心一意地卖地羊,不像什么奸细,而那些吃过地羊的人身体也无任何异样。
              
              安庆升说,他的判断怎会有错?两人正说着,阿当罕来找他说,他还要返回去,捉更多的地羊来,安庆升求之不得。
              
              过了几天,阿当罕果真又来了,这次他带来的地羊更多。上次买地羊的百姓,把地羊做给家人吃后,发现家人精气神好了许多。于是,他们便准备多买几只,但当他们交钱时,阿当罕说:“涨价了,一只五十文。”
              
              这天,阿当罕和他的几个伙伴又出来卖地羊,可他们转到天黑,一只也没卖出去,一打听,才知道是这情况:他来一次就涨几文,现在,地羊的价钱都翻了几十倍,穷人慢慢买不起了。
              
              如此,阿当罕的地羊开始滞销了。
              
              三、地羊党
              
              阿当罕只得降价销售,但心里非常不畅快。这天,一妇女牵着一小男孩走过来,小男孩四五六岁,看着滴溜溜乱转着眼睛的地羊,非常喜欢,就吵着让母亲给他买一只。这女人问价,阿当罕说五文钱。女人这边说着“抓一只”,那边就掏钱。阿当罕抓一只地羊递给小男孩,小男孩接时,地羊扑腾着乱颤,小男孩一害怕,松了手,地羊掉在地上,嗖地钻进了瓦砾堆里。
              
              女人说:“地羊跑了,我不能付钱。”
              
              阿当罕的同伴立刻围上来,起哄说:“地羊是你家儿子放跑的,不付钱不能走!”
              
              女人被他们凶神恶煞的样子吓着了,交了五文钱,就准备走人。
              
              阿当罕说:“五文钱吗?是五十文。”
              
              女人说:“说好的五文钱,怎么成五十文了?”
              
              阿当罕说:“就五十文,交不交?不交我把这孩子领走。”
              
              女人吓得脸色惨白,赶紧又掏出五十文钱交给阿当罕,领着男孩慌忙走了。
              
              或许阿当罕受到了启发,他和同伴整日等在路口,利用许多人想“看看”地羊的好奇心,然后就在人们接手不牢时,让地羊跑掉,这样他就和同伴围着这人要钱,不给,他们就大吵大闹,以极其凶恶的气势吓倒路人,直到拿到钱为止。人们把他们叫“地羊党”。
              
              这天,有个叫李达的小伙,想给病入膏肓的母亲买几只地羊吃。李达刚摸到地羊,阿当罕又故伎重演,地羊瞬间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李达很快就被“地羊党”围了起来,然后逼着他交数倍的钱。李达早听说“地羊党”,欺负路人,强买强卖,起初还有些不信,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他拒不交钱,阿当罕领着同伴就要打他。李达不甘示弱,就和他们扭打起来了。扭打中,他们碰翻了木桶,成群结队的地羊全部冲了出来,但他们顾不得这些,依然打斗,直到柴德喜的人赶到。
              
              李达和阿当罕各说各的理。安庆升还指望着阿当罕给他往城里贩运地羊呢,哪敢得罪这“救命的爷”啊。于是,他就让阿当罕把跑掉的地羊算算,看共有多少只。阿当罕说有一千八百只。安庆升说,就按每只五十文钱赔偿。
              
              柴德喜说:“将军,不能这样……”
              
              安庆升说:“你别说了,我现在不差钱,而是缺吃的。去,从库房给阿当罕兑换九万两银子来。”
              
              九万两银子,可以买三分之一的邺城,但安庆升还是坚决赔给了他,人们说这叫“天价地羊”。
              
              最得意的当然数阿当罕和他的同伙了,他愉快地告诉安庆升,他马上再回去弄些地羊来卖。
              
              安庆升点点头,说有个更赚钱的生意,问他想不想做。
              
              四、劫唐营
              
              阿当罕让他说来听听。
              
              安庆升说:“你再来的时候,帮我探查下唐军那边的情况。还有,他们的粮草囤在哪里,有多少?”
              
              阿当罕谄笑的脸立刻僵住了,他忙说:“这……草民不敢!”
              
              安庆升问他是不是嫌钱少,可以再给他加价到六十文每只,但阿当罕依然面有难色。
              
              “我给你加到一百文一只,如你还不允,这个……”安庆升望着他,不再往下说了。
              
              阿当罕“扑通”一声跪下来,说:“将军,二百文!先交定金,这样,草民才值得去冒险!”
              
              安庆升挥挥手,说:“成交!”
              
              阿当罕拿了定金,出了城。
              
              柴德喜望着远去的阿当罕,满脸疑惑地问:“将军,这种东西,二百文一只?简直是杀人呐!”
              
              安庆升笑了,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了狼,就这么办吧!不过,你可要派人跟着他。”
              
              数天后,探子来报说,没见着阿当罕和唐军有任何来往。
              
              安庆升说,就是,他的判断怎会有错?
              
              一个月后,阿当罕带着地羊回来了,兴奋地说,他可没忘记大王的嘱托,为此,他假装卖地羊,进了唐营。阿当罕刚把唐军大营的事说完,安庆升突然沉下脸说:“你拿些假信息骗我,以为我会上当?”说着,就叫人把阿当罕给绑了。
              
              阿当罕边喊冤,边大声说,他讲的都是真的。
              
              安庆升冷笑着说,唐军戒备森严,大营岂是他能随便进去的,显然是骗钱财来了!
              
              阿当罕说,这信息都是他冒着生命危险弄到的,若不信,可派人去试探下真假。
              
              安庆升哼了一声,说,这更说明,他迫不及待想把他们诱骗到唐营里去……
              
              “将军,您是不是地羊到手了,信息也拿到了,现在要杀我灭口啊?”
              
              安庆升阴沉着脸,不回答。这时,卫兵拿着大刀就过来了,阿当罕“扑通”跪下,哆哆嗦嗦从口袋里掏出所有的钱,颤抖着说,钱他不要了,只求将军放过他!
              
              安庆升示意士兵停下,然后说,放了他也行,但他必须按照旨意去做。
              
              阿当罕问要他做什么。
              
              安庆升说,他必须亲自带路,去劫唐军大营!如若成功,便不杀他,地羊钱也一分不少地给他,但他若骗人,哼!安庆升说完,做了个杀头的手势。
              
              阿当罕说:“将军,我可以去,但我有个请求,如若我回不来,请您务必派人把地羊钱给我家人送回去。”
              
              为防止阿当罕走漏消息,他的嘴被东西塞住,双手被反捆起来。柴德喜很快就找到了地方,干掉几个卫兵后,偷粮得手,一行人正要离开时,一个小兵不慎弄出了响声。顿时,粮草大营内一片呐喊声。
              
              柴德喜急忙示意放火,他们趁乱逃了出来。清点人数时,他发现阿当罕和两个小兵没回来。
              
              安庆升想,阿当罕多次进城,对城内的布局情况非常了解。于是,他急忙调重兵,加固城防。
              
              第二天,天刚放亮,一士兵便慌慌张张地跑来报告说:“将军,阿当罕被活捉了。”安庆升赶忙登上城墙一看,只见阿当罕头上蒙着黑布,被五花大绑着装在囚车里。
              
              这时,只听有人喊:“安庆升,这就是你派人打劫我唐营的下场。”唐兵高呼:“砍了!把他现在就砍了!”
              
              这时,阿当罕也大喊:“安将军,我临死有个请求,别忘了还我地羊钱。另外,我想最后吃一次地羊肉……”
              
              唐兵没等他说完,就大吼道:“叛贼,即便烤了地羊,你也无福享受了。”手起刀落,结果了阿当罕的小命。
              
              这时,唐军内又有人大喊:“从今天起,我军把驻兵重新搬到邺城城外驻扎,再不允许任何人进出,安庆升你就等死吧!”
              
              五、打滑羊
              
              邺城又被围困了三个月,期间,唐军把自己的粮草就安放在城外百米的地方,然后派重兵把守。
              
              安庆升多次出城劫粮,但都无功而返。唐军也几次试着攻城,也同样被安庆升击退了。
              
              这天夜里,士兵慌慌张张来报说,唐军趁着夜色,在护城河里灌满了水,此刻已淹到大半个城墙高了。
              
              邺城的城墙大多是土坯砌成的,如果长期浸泡,随时都有被冲垮的可能。安庆升赶忙派士兵挖引水渠,然后让人昼夜轮流守候。
              
              这晚,安庆升提着火把巡察城防,突然听到城墙下有汩汩的流水声,赶忙派士兵下去查看情况。
              
              士兵举着火把一看,见城墙上有许多的小洞,水就是从这洞里流出来的。
              
              安庆升赶忙派士兵拉草填土,可水流越来越急,只听轰隆一声,离他一米远处的城墙轰然倒塌。
              
              这时,城外火把连天,喊杀声不绝于耳。安庆升还没跑到营地,就做了唐军的俘虏。
              
              这时,阿当罕信步走来:“将军,别来无恙啊!”
              
              安庆升非常吃惊,他不是被唐军杀死了吗?
              
              阿当罕呵呵一笑说,那天看到的被杀的阿当罕,其实是他们同去的一个小兵。他当时是藏在囚车后面喊的话。接着,阿当罕又笑着说:“将军,据我所知,你没给我送烤羊肉啊。”
              
              安庆升说,伙夫不知道怎么回事,竟让地羊全跑掉了。
              
              阿当罕笑着说,他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他在木笼子上设了个小机关,无论谁碰上这个机关,它都会自动打开……
              
              原来,郭仪久攻不下邺城,非常着急。这天,他堂兄从北方草原来看他,两人聊天时说起,北方大草原正被成千上百只地羊祸害,牧民为消灭地羊祸害,每天忙着逮它们呢。
              
              郭仪突然觉得可以利用地羊打洞这事做文章,于是,他便派阿当罕乔装成卖肉人,三番两次来到安庆升的大营内……
              
              其实,这地羊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旱獭,俗名“下地羊”,它们具有超强的繁殖能力。
              
              后来,唐军把粮草放在离城墙不远的地方,目的就是引诱饥饿的旱獭从城墙上打洞出来,然后越过护城河来偷粮草吃。由于白天城内外经常交战,旱獭胆小,就趁夜晚出来觅食,这样,它们便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邺城的城墙打了个千疮百孔。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相关文章:
            本文标题:天价地羊
            链接地址:/gushi/2292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