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NRBv2u'></form>
        <bdo id='NRBv2u'><sup id='NRBv2u'><div id='NRBv2u'><bdo id='NRBv2u'></bdo></div></sup></bdo>

          • 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吧 >> 报告总结 >> 实习报告 >> 正文

            护士见习报告

            时间:2013/12/10栏目:实习报告

              护士见习报告
              
              1
              
              **医院呼吸科今天来了两位新护士--佟济和谢荷--带着所有新护士对护理的敬仰和激情,她们对自己将来的工作充满希望,同时让她们热切希望的是每周享受三天的假期。简单的迎新仪式之后,她们上岗了。
              
              医院和其他行业不同,即使你在聘用前已经有了至少一年的实习经验,他们仍然会要求你无薪实习考察半年之久。这不得不使她俩在医院附近合租一套简单的公寓,大一开始她俩就住在一个宿舍,工作后又住在一起,让她俩冥冥之中相信有命运的安排。相同的高考分数,报考同一所大学,同时调档的他们,在亲友的建议和自己不愿复读的驱使下,同时选择一所还算不错的医学院护理学专业。在大学时候,她们就已近定下了这条准则:即是最好的朋友,又是最佳的竞争对手。因为竞争,便有进步,才有最后她俩同时来到这所全国著名的三甲医院。
              
              在医院第一天,她俩比谁都忙,争抢着配药、注射、测血压、量体温、画体温单……只为表现得更好,彼此不愿落后于对方。医院每周享受三天的假期是有缘由的,那就是你必须每天早上七点半过来接班,一直到下午五点半上晚班的来了,交完班后才能下班,期间只有中午1小时的吃饭时间,根本没有午休的时间,再加上,上班期间绝大部分时间是站着的。第一天下来,她俩都瘦了一斤,晚上她俩躺在床上,若有所思的样子……
              
              2
              
              第二天,她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半了,相互抱怨了几句,然后责怪了闹钟,赶紧穿上衣服,来不及吃早饭,匆匆的来到科室。她们去值班室换护士服的时候,发现科室正忙着开会交班,暗自庆幸可以逃过这一劫了,换好衣服刚到护士站,就被一个高年资的老护士叫住了,这一切就好像是安排好的一般。老护士毫不留情的责备她俩不守时,不遵守科室的规定,并着重强调现在还是实习考察阶段。事实上,差不多每一个上临床的护士,经过第一天的辛苦后,基本上都会在第二天早上睡过头,何况她俩第一天工作的比谁都辛苦呢。
              
              受训的滋味可不好受,姐妹俩眼里布满泪花。可是护士就是这样的职业,工作期间,不允许你携带任何消极的情绪,患者看到你带有个人情绪就会不信任你,不放心把身体、性命交托给你,这时候他们往往会这样想“对于把自己的事都处理不好的人,又怎么会把别人的事做到好”。她俩擦擦眼睛,面带微笑,跟着带教老师带着配好的药走进了病房。
              
              病房,是人群最复杂的地方。佟济当初是很不理解的,为什么要将不同层次的人放在同一个病房,虽然说消除了阶级歧视,可是我们从来没看到高速路上允许摩托车上去通行的。同样,在一个病房,那些喜欢电视的患者,总喜欢把声音开到很大;而一旁看书的,不得不带上耳机;有在家唠叨惯了的老太太,在病房谁也没法让她三缄其口;还有以自我为中心的患者和家属,觉得发烧不能吹风,于是空调开不得,门窗紧关……
              
              3
              
              中午,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拧着大包小包,和一个上来年纪的老爷子走进科室,看情况是做好了常住的打算。佟济赶紧走上去,带着魁梧的男子向他介绍科室环境,讲解日常注意防范要点,作为病人家属应该如何关心病人,以及每天吃饭的选择(可以使医院食堂统一送饭,每天15元/3餐,也可以选择叫外卖)……讲解完,急着拿着血压计和血氧饱和仪走到老爷子面前,嘱咐他坐下测量准确点,这时候老爷子才晃过神来,告诉佟济他是陪他儿子来的,他儿子肺部感染。于是她红着个脸连声说对不起,然后转向身材魁梧的男子,测量结束,除了体温稍微有点高,各项生命体征还算正常,只是他感叹道,最近体重一直往下掉,一米八几的个头,只有75千克了。
              
              办好入院手续,建立好病例档案后,佟济帮着拧了点东西带他们到了2房3号床。没过多长时间,谢荷端着治疗盘和老师走到身材魁梧的男子病床旁,这次老师让谢荷自己操作,她拿起碘伏往男子手腕处消毒,这被一旁的佟济赶紧叫停,指出青霉素皮试应该用生理盐水消毒,而不能用碘伏。这一刻,病人眼神中迅速透露出了不信任,一旁的老师赶紧补上,完成了皮试,并交代病人不能揉,不要到处走动,有心慌、头晕的症状按床头呼叫,十五分钟后会过来看皮试结果。随后,带着佟济和谢荷出了病房。
              
              谢荷怎么都想不明白,在学校的时候,有一次上护基操作实验,老师明明是让我们用的碘伏消毒打的皮试,为了挽回被病人不信任的打击,而这打击是佟济间接带来的。于是她质问佟济,当初在学校上护基操作课的时候是不是没有认真,她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谢荷,当时模拟皮试用的药物是啥。谢荷呆呆的望着她,脸有些泛红……
              
              4
              
              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病情比较急,他的药很快就配好了,老师决定这次让佟济给他打静脉滴注。佟济感到略微有些紧张,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镇定的挂好药瓶,排尽导管内的空气,找到最佳的进针静脉,用碘伏消了两遍毒之后,准备进针了,谢荷指出她没有按照书上说的15~30度的进针角度。这让中年男子有些恼怒了,赶紧缩回手臂质问“你们是看我身体好,就都在我身上来做实验了,对吧”?老师上去解释“我们都是从她们这个时候过来的,您就别生气了,我给您打针,可以吧”。
              
              安抚好中年男子,她俩跟着老师一块出病房向护士站走去,老师只说她们没好好珍惜机会。但是老师心里很清楚,病人的静脉比较深,佟济选择较大的进针角度并没有错,但是她不确定,这是否只是佟济的侥幸。同时她也注意到,谢荷这个成绩优秀的大学生,太注重理论知识了,而实际的工作中,很多时候是需要随机应变的。
              
              护士站每天最忙的一段时间就是上午的配药与注射,注射完后,就比较清闲了。可是护士长有规定,多巡视病房,多和病人聊天(只不过病人需要休息),哪怕是坐在病房门口守着,也不能在护士站扎堆。佟济和谢荷初来咋到,对工作的热情,使她们只想表现的更好,她俩是一刻也没闲着,始终和病人呆在一起。但科室年资高的护士,有自己的应对妙招……
              
              5
              
              早上最忙的时间过后,高年资的护士(习惯被称作老师)交代好姐妹俩要测体温后,她们会一个接一个的坐在病房门口,有时候是整齐的线性排列,跟多的时候是交错式的排列,这有利于过道的畅通,并且利于一起交流。
              
              姐妹俩测完体温,画好体温单,去病房巡视的时候,被年资高的护士叫住,让她们拿个椅子出来一起坐着,不必这么认真的晃来晃去,没有多大的用途,我们最大的用途是给病人打好针,而不是像医生那样查房。她俩也正好一直医院神秘的薪资待遇吸引着,她俩想知道正式职工的工资待遇,可是探讨员工薪资待遇在各行业都是大忌,何况医院这个封闭,并且个科室的效益又不一样呢。她俩决定抓住这次机会,要对自己的“钱”途有所了解,谢荷鼓起勇气问带叫老师,每月能拿到多少钱,老师和其他科室的护士一样,以“不同科室薪资不一样”了之。老师好像突然想到有啥还没做,匆忙放回椅子,走向护士站。就在此时,旁边另一位护士好像有兴趣告诉她俩薪资,但是不问她她也不会“毛遂自荐”,细心的佟济看出来了,赶忙问她“老师,要是我工作后以自己的工资,不算平常用的,多少年后我能买上一套100平米的房子?假设那时候房价是10000元/平米”。“大概十年,现在医院没有编制,以前的编制工比我们拿的高,年终奖是我们的几倍。不过这里的最好的一点是部分年资高低,工资一样……”老师讲了很多关于薪资的事。还没聊完,老师们急匆匆的拿着椅子走进病房,原来,护士站走出了办公室。
              
              她俩对这样的钱途很满足了,要知道现在好多大学生都找不到工作呢,而且这份工作还能享受“三休日”的待遇,想着想着,嘴角露出了笑意,她俩还没注意到护士长已近走在她们旁边。“什么事这么高心,是不是没啥事做?去把这份文件抄了”护士长奶声奶气的声音让人确实不舒服。这下能体会到老师们为啥见到护士长就想看到鬼了一般,不得不说,护士长能做成这样,不失为一种境界。
              
              姐妹俩抄写着文件,脑子里不断回荡那句,大概十年能买上房一套100平米的房子……
              
              6
              
              呼吸科无薪实习五天后,该接触的都接触好几遍了,每天重复的操作,让佟济第一次出现了无聊的念头,并想到了自己的前途。想到了自己当年被海事大学拒于投档线外,那段时间的痛苦只有自己知道,那段时间的自己连自己也不理解。看看现在的自己,一分充其量只能做成护士长的工作,即使成了护士长,仍然是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下工作,毫无挑战性、甚至无聊的工作与当初的理想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可是当谢荷强调十年能挣到一套房子的钱,她便开始安心了些,毕竟还有点钱途,只是心绪没之前的那些日子好。
              
              中午匆忙吃过饭,这时候3房的一个病人要求换套床单,佟济和谢荷拿了套新的过去准备给病人换上。谢荷听到2房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声音是如此的急切,她知道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她脱下铺床单的手套,赶紧跑到了2房,2房里面好像有人开始吵起来了,老师让她把1床的老爷子扶到护士站坐着休息,同时让她注意以后不要随便跑动,因为跑动代表危机,这会让所有医护人员紧张起来。
              
              到护士站谢荷必须一直陪着老爷子,现在她脑子里没有一旁抱着氧气枕吸着氧气的老爷子,也没有还在3房等着她一起换床单的佟济。她只是很想知道2房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严重到要扶老爷子出来,而且她明明听到里面有吵架的声音。
              
              3房,病人要求佟济给她换上床单,不要再等那个一起来换的护士了,说着他配合的抱起被子,佟济呆了一瞬间,然后撤下弄脏了的床单,扯开还是热乎的新床单。现在她脑子也是一团乱麻,她想知道谢荷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过来,旁边2房怎么会有这么大声音……各种思绪,种种疑惑,让她没法正常的铺好床单,何况又只有一个人,病人开始催促她了,夹杂着**特色的骂声朝她袭来,来不及想种种疑惑,她系好最后一根系带,想病人道歉之后,哭着跑到了护士站的配药室。谢荷看到哭着跑过来的佟济,丢下老爷子自个坐在椅子上,跟在她身后跑进配药室。
              
              7
              
              2房的声音小了下来,前来围观的人也渐渐被撤散。老师走到护士站,只看到老爷子坐在椅子上,而不见谢荷那个小丫头的影子,看这老爷子乖乖的抱着氧气枕,安安静静的坐着,虽然庆幸,也让老师心有余悸。老爷子指了指护士站的配药室,老师点头示意后,讲老爷子扶进了他的2房1床。
              
              安顿好老爷子后,老师气冲冲的走进配药房,谢荷还在安慰着佟济,老师丝毫不顾缘由,只知道谢荷犯了做护士的大忌--丢下自己的病人不管--狠狠的训斥了她俩一顿,谢荷陪佟济哭了起来。眼泪的发泄是脆弱的,同时也是强者的发泄方式,哭过之后,她俩走出配药室继续做自己作为护士的工作。
              
              后来老师告诉她俩,2房2床的两个儿子今天来病房吵架,哥哥还把弟弟打了一顿,临走时还扬言晚上会叫人来把弟弟再收拾一顿。后来科室报警了,经过详细的了解,弟弟是无业游民,这次兄弟俩大打出手是与他们爸爸医疗费有直接关系,弟弟希望从爸妈这里要点钱……老师讲的时候,对病人充满怜悯,对不孝的小儿子一脸鄙夷,告诉她俩“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穷人,只有绝对的懒人”。佟济记住了老师这句话,无论什么自己属于什么职业,无论自己在做什么,如果是正确的,靠自己的双手生活,那就没有高贵与低贱之分。
              
              再后来她俩去2房的时候,总是特别的照顾下2床,问问他的感觉,和守在他床旁的老婆一起陪他去做各种检查。他的病情恶化的很快,所以他也是医生重点关注的患者,这段时间佟济喜欢上了老教授查房询问病人病情的日子,这个时候病人是最开心的,同时这时候的医生也是最慈祥的,他们会认真解答患者的任何疑问。这天,老教授建议他的老婆送他到楼下的CPU,他的老婆焦虑起来,他的病还有没有救啊,他之前患过,后来好了的呀。转到CPU多少钱一天呀,这句是她叫老教授出去之后问的。老教授安慰她,到CPU只是为了让他得到更好的照顾,并有更好的监测手段,无论多少钱只要病人能好才是最重要的嘛。说转就转,吃过早饭,佟济和谢荷帮助家属一起将他送到了楼下的CPU……
              
              8
              
              晚上,佟济躺在床上,她开始了自己对人生的思考,钱途、前途、人生观、价值观……突然他想到了2房2床的病人,想到了生命的意义,想到了死亡,那天晚上他想了好多,好多。
              
              第二天,交接班的时候,科室的人开始了热烈的讨论。原来2房2床的病人,昨天上午转到CPU后,没撑到家人凑齐要交的钱,在下午就死了。佟济第一次感到了生命的脆弱,死亡离自己是这么的近,这也让她意识到了家庭经济保障是多么的重要,有多少家庭因为生病没钱看病而只能坐着等死,而这点对于不差钱的人能理解,可是他们真正的能够体会吗?
              
              同时她也意识到了医务人员在国家,社会的重要位置。这天她觉得自己是作为一名真正的护士在上班了,她和谢荷给2房的老爷子充好了氧气枕,带着他去做CT检查,扶着有说有笑的老爷子,她也一下子看到了自己的伟大。可是伟大的人,有谁觉得自己伟大过吗?敲门声吵醒了她的梦……
              
              2013/8/11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